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理解错了意思,问题就大了

时间: 2017年05月04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图片3.png 

 

道路标识牌上写着“请让路”(Share the Road)。这种标志牌的形状通常是菱形,颜色通常是明黄色,上面用黑色线条画着一辆自行车。它们的外形或许各有不同,但传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驾车者应该注意骑车者,要给骑车者一些喘息的空间。

 

至少,在我这个有时骑车,有时驾车的人看来,这块标志牌是这个意思。因为我知道,即使是一辆小型汽车,在与自行车相撞时也不会有什么感觉,而这样一次相撞,却至少会使骑车人断掉几根肋骨或一根锁骨。

 

然而,最近的一项研究却动摇了我的两轮世界。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研究者乔治·海斯(George Hess)和M·尼尔斯·彼得森(M. Nils Peterson)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杂志上写道:“虽然这块标志牌的目的是提醒驾驶员,骑车者也可以使用车道,但是骑车者却常抱怨说,驾车者往往错以为它是在叫骑车者让开。”他们还指出,美国特拉华州(面积太小,只许每个方向有两条车道)在2013年11月就取消了“请让路”的标识,该州发布的通告称,这是因为“有人认为它对骑车者提出的让路要求高于驾车者。

 

海斯和彼得森还在网上开展了一项调查,询问大家骑车者应该在公路上获得多大的喘息空间。调查结果显示,就效果来看,“请让路”标识实际上形同虚设。不过,另一种措辞却能使骑车者的生命和四肢获得更多尊重,那就是“自行车可使用整条车道”。这条标语让更多人觉得,汽车应该等到安全的时候再超过自行车,而且超车后还要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这样的标语能不能转变成现实中的行为还有待观望。就我自己的经验来说,我常常在骑车时穿着显眼的亮黄色衣服,还像洛克菲勒中心的圣诞树那样闪闪发光,但许多司机的视力实在不怎么样。

 

除了驾车,还有一件更加攸关性命的事,也牵涉到对于语言的理解。“抗生素”(antibiotics)这个词常常使大众误解,因为他们对细菌和病毒傻傻分不清,搞不清抗生素能够杀死的细菌和抗生素毫无办法的病毒之间的区别。而不久前,总部设在伦敦的健康慈善团体维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又在一项研究中指出,“抗生素耐药性”(antibiotic resistance)这个说法会造成进一步的误解。

 

如果你听说过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却认为那是A先生的太太(Mrs. A),那我就要解释两句了:“抗生素耐药性”是一个日益严重的致命问题,它指的是细菌种群演化出了不怕药物的能力——它对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但是据维康信托基金会在伦敦、曼彻斯特和伯明翰的调查,大众对这个概念的理解却不怎么使人乐观,基金会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坦言:“研究者发现,许多人从未听说过抗生素耐药性这个概念;即使听过,大多数人也认为是他们自己的身体对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而不是造成感染的细菌。这个误解常使人觉得,抗生素耐药性是别人的问题。”眼下这的确是别人的问题,但迟早会变成大家的问题,无论对这个概念的理解是否正确,到时候都会深受其害。

 

发布会上还说:“这个误解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给开了抗生素的病人都没有用完疗程,他们以为这样就能防止自己的身体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了。”这个做法使病人的感染总也不好,病情反而恶化。这是一种自寻死路的行为,而且根据的是一个错误的理由。

 

基金会于是建议,“医生、媒体和其他专业人士宜采用‘耐药性感染’或‘抗生素耐药性病菌’的说法,而不是过去的‘抗生素耐药性’。这样才能使人明白,是细菌获得了耐药性,而不是人的身体。”总之,无论是骑自行车还是服抗生素,在走完全程之前都不要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