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气候研究上的97%与3%

时间: 2017年03月09日 | 来源: 未知

专栏作者简介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他的最新著作是《有信仰的大脑》(The Believing Brain)。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shermer。

撰文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  翻译 红猪

图片4.png

 

一切科学理论的发展史都有一个特定的时期,当时这个理论只有一小部分科学家支持,甚至只有一个人支持,要等到证据渐渐积累,大众才会跟着接受它。哥本哈根解释、病菌理论、疫苗的原理、演化论、板块构造论和大爆炸理论,曾经都是异端,后来才成为了科学共识。这个转变是怎么发生的呢? 

答案或许可以在19世纪的科学哲学家威廉·惠威尔(William Whewell)所谓的“归纳的一致性”(consilience of inductions)中找到。惠威尔认为,要让一个理论为人接受,只有一次归纳是不够的,从某些事实中总结出规律,要重复几次才行。只有当彼此独立的归纳都相吻合,理论才站得住脚。他在1840年的著作《归纳科学的哲学》(The Philosophy of the Inductive Sciences)中写道:“从完全不同类别的事实中归纳出相互吻合的结论,只会在科学史中最坚实的理论中发生。”他称这是“证据的收敛”(convergence of evidence)。

如今,在讨论人类造成的全球变暖(简称“AGW”)时,常有人说起“科学共识”(consensus science)。对于AGW,有科学共识吗?来自美国科学促进会、美国化学会、美国地球物理联盟、美国医学会、美国气象学会、美国物理学会、美国地质学会、美国科学院,特别是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数万名科学家都认同,ASW是真实存在的。为什么?这不是因为这些科学家人多势众,毕竟科学不是靠投票来决定的。在1931年出版了一本反对相对论的书,名叫《100个作者反对爱因斯坦》(100 Authors against Enistein),面对质疑,爱因斯坦回答说:“为什么要100个人反对呢?如果我错了,一个就够了。”

ASW为什么是对的?因为不同领域的研究都得到了趋于相同的结论——花粉、年轮、冰芯、珊瑚、冰川和极地冰盖溶化、海平面上升、生态转变、二氧化碳增加、史无前例的变暖速度,一切都指向了一个相同的结论。偶尔,怀疑AGW的人也会指出一两组异常数据,好像一个差错就能否定全部证据似的。科学的一致性不是这样建立的。如果AGW的怀疑者想要推翻共识,就必须在所有的证据中找到漏洞,建立一个使所有证据能够互为佐证的新理论(神创论者要推翻演化论,也要如此)。但他们还没有做到这一点。 

2013年的《环境科学通讯》(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上刊登了一项研究,澳大利亚的研究者约翰·库克(John Cook)、达纳·努奇泰利(Dana Nuccitelli)和他们的同事综述了1991年至2011年间发表的11 944篇与气候相关的论文。在那些对AGW表态的论文中,大约97%认为气候变化是真实的、是人类造成的。那么剩下的3%呢?会不会它们才是正确的?在2015年刊登在《理论及应用气候学》(Theoretical and Applied Climatology)的一篇论文中,挪威气象研究所的拉穆斯·贝内斯塔(Rasmus Benestad)、努奇泰利和同事们又对这3%进行了审查,结果发现了“大量方法上的缺陷和常识性错误”。也就是说,这3%的论文并没有联合构建出比另外97%更好的解释,它们各自的结论都没能互相佐证。

“人们还没有找到一种稳定的理论,能抗衡现在的全球变暖是由人类活动造成的理论,”努奇泰利在2015年8月25日的《卫报》上评论道,“有人说全球变暖应该怪罪太阳,有人说要怪其他行星的轨道周期,还有人怪罪海洋循环等等。现在已经有了一个97%的专家都认同的理论,证据也很充分。而反对这个共识的论文只有3%左右,它们相当分散,而且互相矛盾,唯一的共性就是在方法上的一些缺陷,比如对证据挑挑拣拣、拟合曲线、无视不利证据、忽略现有的物理学原理等。”比如,质疑气候变暖理论的人发表了一篇文章,他认为气候变化应该归结为月亮或太阳的周期,但是要让这两个模型在作者考察的4 000年的历史中成立,就必须抛弃比这更早的6 000年的数据。

这种做法是带有欺骗性的,并不能推进气候科学的发展,只要用怀疑的眼光考察一番,它们就会露馅。而怀疑,正是科学发展的重要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