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上传意识

时间: 2017年05月04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他的最新著作是《有信仰的大脑》(The Believing Brain)。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shermer。


图片4.png 

 

你的“灵魂”是由组成你的信息构成的模式,其中包括了你的想法、记忆、人格和你的整个“自我”。要说“灵魂”能够脱离人脑而存在,是没有科学根据的。不久之前,我尝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参观了加利福尼亚州方塔纳的21世纪医学实验室,亲眼见证了研究者将脑内的连接体(也就是所有神经突触构成的完整图像)保存下来的场面。

 

这家实验室善于用防冻剂将人类的器官和组织冷冻保存。2009年,实验室的首席研究员格利高里·法伊(Gregory M. Fahy)就曾在同行评议的科学杂志《器官发生》(Organogenesis)上发表论文,介绍了他和同事的一项工作:他们用玻璃化的方法将一只兔子的肾脏降低至-135℃冷冻保存,重新加热后又成功移植。 

 

那大脑可以这样保存吗?法伊和同事罗伯特·麦金太尔(Robert L. McIntyre)正在研发一些技术,希望以此获得脑部保存技术奖(Brain Preservation Technology Prize)。这个奖项由神经科学家肯尼斯·海华斯(Kenneth Hayworth)创立,就在我撰写这篇专栏时,奖金已经超过106 000美金,其中25%会先奖给完整保存小鼠脑部突触结构的团队;如果有哪个团队能够“成功保存一个大型动物的脑部,保存的方法也可以在医院或临终关怀院里,对临床死亡之后不久的病人使用”,那么剩75%的奖金就归他们所有。

 

我看着法伊等人通过兔子的颈动脉往它的脑部注入了一种名叫“戊二醛”的固定剂,它能将脑细胞凝聚成一团胶状物质。然后,他们将兔脑取出,泡入乙二醇(这是一种防冻剂,能防止兔脑结冰,并使它变成一种玻璃状的惰性固体在-135℃下保存)。在这个温度上,兔脑的化学反应已经变得十分迟钝,能够连续保存几千年之久。现在,如果试验成功,我们之前思考的问题就真的得到解决了吗? 

 

麦金太尔要我想象一本已经硬化成了一块塑料的书,这本书浸泡在环氧树脂中。“书已经不可能再打开了,但要是能证明环氧树脂没有将书中的油墨溶开,你就能证明书里的文字都还存在。小心翼翼地将它一页页裁开,或许还能将每一页都扫描下来,印刷、装订成一本内容完全相同的新书。”海华斯告诉我,他用三维扫描电子显微镜观察了兔脑的神经回路,它们“保存得很好,没有一点损坏,很容易就能描绘出神经元之间的突触连接。”

 

这套方法听起来很有希望成功,但我还是很疑惑:一个连接体,是否相当于一段程序,能够用机器可以识别的格式上传到电脑之中?一个连接体像这样保存并上传到电脑之中,又能否和人脑从睡眠中醒来,或者从无意识状态中恢复起到一样的作用?另外,人脑大约有860亿个神经元,其中很多神经元又有1 000多个突触,也就是说,总共有100万亿个连接需要精确保存并复制,整个过程简直太复杂了。这还不包括脑部之外的神经系统,要知道,它们也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也是你想复活的对象。

 

海华斯向我坦言,“将人类的大脑上传很可能要等到几百年后”。不过他也补充了一句:“作为无神论者和坚定的唯物主义神经科学家,我从不怀疑思想上传的可能性。”

 

为什么?因为“眼下最好的几个神经科学模型都认为,一切知觉记忆和感觉运动记忆都是以静电变化的形式储存在神经元间的突触中”,而连接组学(connectomics)研究的就是这些突触活动的记录和保存,一旦成功,我们就可以将自己“‘一键暂停’几百年”。他要我想象一个未来,那时“对死亡、疾病和衰老的大部分恐惧将会消失”,他说。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空想世界,但这幅美好的前景十分让人着迷。“我不愿意接受人类会在技术和科学上止步的说法,”海华斯告诉我,“我们注定会抛弃天生的躯体和心灵,用经过优化设计的合成产品取代它。到那时,我们将成为远比现在更健康、聪明和快乐的新人类,我们会从那里出发,探索太空,甚至迁向全宇宙。”

所以,我们的未来可能会向群星大胆进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