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博客 > Lee Billings

埃隆·马斯克会摧毁寻找火星生命的希望吗?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图片1.png 

SpaceX宣传视频中的一幕。该视频展示了Elon Musk想在2020年前后利用“行星际运输系统”尽快将人类送上火星表面的计划。这个激进的限期可能再次引发关于星际探索中道德标准的长期争辩。

 

上周,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举行的第67届国际宇航大会(IAC)上,亿万富翁企业家、SpaceX(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Elon Musk(埃隆•马斯克)畅谈了他的梦想——确保意识之光永不熄灭:这是一个希望使人类免受灭绝变成多星球物种的大胆计划,通过建造巨型飞船来运送上百万人往来于火星甚至更远的星球。在一小时的演讲后,Musk等待听众的提问,期待着一场激烈而又深刻的讨论。

然而随着一个接一个热情的听众连珠炮般地提出怪异的请求,紧接着发生的是一连串的荒谬情形。在原本庄严的IAC进展大会上,Musk的出现带出大批铁粉,一时间这个会场上最正常明智的人反倒是台上那个鼓吹其百万人火星登陆计划的推销者。一个提问者请求为Elon出漫画书;另一个试图以停车场里一个30吨的电动巴士原型吸引他的兴趣;幽默网站Funny or Die的制作人想要他投资一部Michael Cera饰演首位登上火星的宇航员的电视剧系列;还有某个自称是Lara的人提出和他在楼上来一个能带来好运的吻。只有寥寥几个专业记者勉强跻进提问大军,问了一些关于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在技术和经济可行性方面的问题。

然而,最重要的提问意外地来自于一个叫Aldo的人,他先是自夸最近他在提高Burning Man(在内华达州沙漠举行的一年一度的艺术音乐节)上座率时表现的觉悟。然后他问道,火星上缺乏液态水的情况会不会使得Musk期待的殖民地成为像Burning Man一样满是灰尘、缺水的“狗屎风暴”?SpaceX如何在这样一个严寒干燥的世界开发出可持续的卫生设施供殖民者使用?人类的垃圾会不会成为一个大问题?Musk实事求是地回答道,由于火星上的冰十分充足,真正的问题将在于如何产生足够的能量去融化它们,而非使用无水厕所。

Musk的回答、Aldo的问题以及那天其他所有的提问者,都傲慢地忽略了人类火星之旅面临的最恼人窘境: 如果这个红色星球真的有生命,哪怕是在隔离保护区中顽强生存的外星微生物,都会因为我们从地球上带去的任何生物污染而遭受生态和科学上的灭顶之灾。我们很可能是太阳系中唯一拥有感知与科技的火种,但我们也是在内脏、肺、皮肤上携带着大量细菌的肮脏动物。如果不采取谨慎的(并且大多数都尚未开发和测试的)对策,那么像有漏洞的宇航服、温室圆顶和污水泄露这些普通情况,都可能释放出最顽强的微生物,使其大肆散播并先于我们殖民火星。侵略性微生物的爆发可能轻而易举地摧毁星球中原始的脆弱生物圈,当然一同摧毁的还有我们寻找和研究真正外星生命的一线希望。因为人类文明永不满足的好奇和对疆土的渴求就有理由去践踏外星生命,就算是小小的微生物的生存吗?把人类送上火星值得以行星尺度的生态灭绝作为代价吗?(我在其他地方更详细地讨论了这个话题,尤其是在我最近关于人类应当首先在火星的什么位置登陆的科学争论专题。)

这当然不是一个新问题,航天局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火星以及其他行星际探索任务中的 “行星保护”问题。为了执行行星保护协定,NASA甚至还为行星保护官员设立了一个专门的职位,目前是由生物学家Catharine Conley担任。协定是由一个被称为“空间研究委员会”的国际组织起草的,该协定来源于1967年联合国制定的《外层空间条约》,内容是禁止对其他行星的有害污染。但目前的规定仅包括无生命的机器,而它们可以通过烘烤、抗菌化学物质洗刷和辐射等手段进行杀菌处理。

飞船造访火星上所谓的特殊区域前会进行最严格的灭菌处理,据卫星观测,这些区域仍可能存在液态水和其他宜居性的标志。一个前往特殊区域的探测车或着陆器总计会携带30万个细菌,少于在培养皿中单单一平方毫米的菌落中细菌的数目。简单粗略的估算显示,在这个数量下,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能导致地球上的细菌在火星上爆发。对于将来登陆的SpaceX的超级火箭来说,特殊区域也自然是首选着陆位置。但是单单是一个人的登陆将会彻底打破现行的行星保护规范,遑论百万人。

目前这个问题还没有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除非不登上火星,或者藐视、改写规定。顺便一提,针对非国家/企业的违反规定者,似乎也没有明确的惩罚或者强制措施。从Musk方面来看,他似乎并不把行星保护看作要紧问题。2015年他曾评论道,他认为火星表面是完全无菌的,任何固有的微生物都存在于这颗星球地下深不可及之处。

相反的,行星保护的坚定支持者们建议我们应该首先致力于登陆火星的卫星福博斯(火卫一)和戴摩斯(火卫二),而不是鲁莽轻率地将人送上火星。行星协会网站上一个有影响力的博主Emily Lakdawalla写道,“如果我们肮脏的肉身只待在太空中,远程操作火星表面的无菌机器人,我们将可以避免对火星造成不可逆转的污染,那么“人类是否是太阳系内唯一生命”这个困惑可以存在的久一些。或许久到机器人发现火星上的水和生命。”

并不是所有科学家都持有那样保守的观点。尽管实验室试验证明有一些与人类有关的细菌通常可以在火星的环境繁荣生存,但许多人认为,撇开特殊区域不谈,火星实在太不宜居了,所以从地球侵入的微生物无法广泛繁殖。还有一些人认为,行星保护是徒劳的,由于早期的飞船和古代岩石碎片(大量小行星撞击地球使其在太空中星际旅行)火星早已被地球生物圈彻底地污染了。也有其他观点,例如领导了NASA漫游者号火星探测任务的康奈尔大学行星科学家Steve Squyres则倾向于实用主义。他认为,即使火星上存在生命,如果不亲身去找,我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到。Squyres曾在2009年这样对国会说,“勇气号和机遇号在一天内完成的任务,一个人类探险家只要不到一分钟就可以搞定。”

数十年来这些争论大都停留在学术层面上,尽管NASA以及其他空间局时常考虑要送人登上火星,但又很快随之放弃。目前,NASA官方计划在21世纪30年代的某个时候送宇航员登陆火星,并且正在为此建造大型火箭和乘员舱,太空发射系统(SLS)和猎户座载人飞船(the Orion Crew Exploration Vehicle)。考虑到太空发射系统和猎户座载人飞船的巨额开支,许多专家认为政治干预可能会延迟或阻碍NASA的雄心壮志。预计21世纪20年代早期,当他们送上第一批宇航员仅仅完成绕月飞行之时,花费将达300亿美元。

相比之下,Musk声称SpaceX可以仅用100亿美元研发出能实现他愿景的关键火箭技术,并在20年代中叶就送人登上火星,几乎不给试图在那之前解决行星保护问题的科学家、工程师和决策人以喘息的时间。如果Musk的长远预测是准确的,可以想见,留给希望继续远程探索一个相对无污染、无阻碍的火星的科学家们的时间不多了。科学界应当支持还是反对MuskSpaceX呢?我没有答案。但是我很清楚,当人类踏上火星的那一刻,一切已成定局。

 

 

翻译张雅鹏 审校:刘财兴

 

原文链接: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observations/will-elon-musk-scuttle-the-search-for-life-on-mars/

 

 


关于我

Lee Billings

Lee Billings,科学美国人空间和物理领域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