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椅子的科学狂想曲

时间: 2016年10月21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撰文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 红猪

图片3.png

 

    用按键操作的电躺椅(不是电椅)显然可以算作任何先进文明的标志。说实话,有些躺椅或许应该凭处方购买,因为它们对失眠有着显著的疗效:只要你背部和下体投入它们温暖的怀抱,不一会儿工夫就会酣然睡去。比如我就常常坐在我的那张躺椅里放松地思考:就算久坐真的如同吸烟——近来老有人说臀部长期泊在椅子上有损健康云云——我也照坐不误。 

    于是3月初,当坐在躺椅上的我偶然从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另外一种躺椅时,我的反应就有些意外了——我看到的是随处可见的阿第伦达克椅(Adirondack chair)。这种椅子的介绍文章一般应该出现在《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s)或《史密森尼杂志》(Smithsonian)上,但我过目的这篇却刊登在《美国皮肤病学会杂志》(JAMA Dermatology)上,这使得本来斜靠在椅子上的我惊得差点平躺在了地上(《消费者报告》为消费品评论杂志,《史密森尼杂志》为知识普及类杂志)。在一篇篇脂溢性皮炎、银屑病和恶性黑色素瘤的最新研究报告里,这把椅子算是怎么回事呢?

    这篇椅子文章的作者梅根·E·麦吉利夫雷(Megan E. MacGillivray)就读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皇后大学的医学院(未来势必能登上学院院长的座椅)。在文中,她追溯了这种椅子的由来:1903年,生活在纽约州北部阿弟伦达克山区的托马斯·李(Thomas Lee)“用松木制作了一把椅面斜长、扶手宽阔的躺椅”。他原来只打算做几把,在家里使用,但这个款式却风行了开来。

    同一时间,不远处的萨拉纳克湖成为了结核病人的疗养胜地,那里空气清新,阳光明媚,使病人们获益不少。因为在那不久前,科学家刚刚发现紫外线能够杀死结核病菌,因此阳光成为了一种有效的治疗手段,至少对皮肤结核是有效的(终于和皮肤扯上点关系了)。病人需要在阳光下静坐,于是阿弟伦达克躺椅就成为了首选。

    座椅和科学之间的关系让我着了迷,我开始查阅《科学美国人》的过刊,想看看我们的杂志是否为椅子贡献过若干版面。一查才知道,在这个话题上,本刊可没“干坐着”。

    比如在1906年,我们就报道过由乔治·芬特里克(George Fentrick)发明的一款救生甲板椅,它的靠背里装满了软木塞。我们做了如下解说:“从此,遭遇海难的乘客不必再担心自己的救生衣能否正常打开了,他们只要抓着自己的椅子就行。”有了这把座椅,和芬特里克同乘一条邮轮的大人物就可以自己去对付冰冷汹涌的北大西洋了。然而根据我自己乘坐邮轮的经历,这个发明的生命力并不长久,因为今天的邮轮上还在用着救生衣和救生船呢。甲板椅的垫子倒或许能够漂浮,问题是软木塞子统统掌握在酒保手中。

    更早的1897年,《科学美国人》也记载过一项发明,那是“一把配有空气压缩装置的摇椅,它能吹出一股气流,为椅上的人送去凉意,或使一只音乐盒奏出乐声,或是发挥压缩空气所能发挥的任何功能”。根据我们的文章,这把椅子的发明者是查尔斯·迈克尔森(Charles Michaelson),并非鲁布·戈德堡(Rube Goldberg,美国发明家,善于构想复杂机械)——那时候戈德堡年方14,发明事业大概刚刚起步。

    “这把椅子的下方有两只风箱,上面装的是普通的阀门,”本刊不动声色地介绍,“它们能够将气流送到上方的接收器里。每当椅子摇动,空气便压入接收器,然后再从一根管道流向椅背顶部的小压缩气囊,气囊内部也有一条管道,装了簧片,能够作为音乐盒使用。”其中的原理,本刊的解说可谓简洁明了:“这只音乐盒的奏乐原理很普通,无须赘述。” 

    和上面的甲板椅兼救生筏一样,这把摇椅似乎也已经被抛进了历史的旧家具堆里。不过糟糕的创意是不会灭绝的:在谷歌上随便搜索,我就发现,有人正在出售一把内置MP3播放器的充气摇椅——这简直是将迈克尔森和芬特里克两位先生的未竟梦想取其糟粕之后的集大成之作。和李先生的阿弟伦达克椅不同,这把椅子是不会风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