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考古 • 进化

人类记载的第一个故事是什么?答案就在这幅灵魂画作中

时间: 2019年12月16日 | 作者: 于颖卓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近日,来自澳大利亚与印度尼西亚的联合科研团队宣布,他们在印度尼西亚的一座岛屿上发现了一幅绘制于4.39万年前的精美洞穴壁画。


image.png

壁画中的水牛形象。(图片来源:Ratno Sardi)


近日,来自澳大利亚与印度尼西亚的联合科研团队宣布,他们在印度尼西亚的一座岛屿上发现了一幅绘制于4.39万年前的精美洞穴壁画,壁画描绘了已知最早的狩猎场景:多个“半兽人”(therianthropy)在合作捕猎猪和水牛。这一研究发表在本周的《自然》杂志上。论文向我们展示出早在4万多年前,人类就拥有了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和创造力,这也是人类记载的最古老的故事。


撰文 | 于颖卓

编辑 | 吴非



岩画宝库


这幅历史悠久的壁画,发现于印尼苏拉威西岛(Sulawesi)上一个名为Leang Bulu' Sipong 4的石灰岩溶洞中。对于古人类学家来说,苏拉威西是一座藏满宝藏的岛屿。早在上世纪50年代,科学家就在该岛的一处洞穴里发现了远古岩画作品。自那以来,在苏拉威西岛上发现的壁画已经超过了240处,这一数字每年还在增加。这些壁画催生了许多重要的历史发现。


image.png

壁画的地理位置。(图片来源:Kim Newman)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曾普遍认为岩画艺术最早出现在距今3.5~4万年的欧洲。直到2014年10月,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Maxime Aubert和Adam Brumm团队在《自然》期刊发表论文,宣布他们在苏拉威西岛上发现了最古老的人手形状壁画(3.99万年前),表明在那个时期,亚洲也出现了同样璀璨的艺术文明,从而颠覆了人们一直很来的观念。而如今,他们的团队又一次在《自然》上发文,刷新了我们对人类艺术历史的认知。


2017年12月,论文的共同作者,印尼考古学家Pak Hamrullah发现了Leang Bulu' Sipong 4溶洞。当时,他走进了一个7.5米高的洞穴中。这座洞穴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但他不经意注意到,洞穴顶部有一个不起眼的开口。在好奇心的驱使下,Hamrullah爬了上去,却意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更为狭窄的新洞穴,也就是Leang Bulu' Sipong 4。抬起头来,眼前的情景令人惊叹不已——一幅4.5米宽的巨型壁画豁然映入眼帘。


image.png

穿过距地面7.5米高的入口,就能够看见Leang Bulu' Sipong 4中的壁画。来源:Nature


在石灰岩壁上,猪、牛、半兽人(一种同时具有人和动物特征的类人生物)的形象栩栩如生。Hamrullah意识到,这幅壁画或许非常寻常。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研究人员将这幅巨型壁画拍摄下来并进行了拼接。


image.png

  

研究团队在论文中向我们展示了这幅精美的壁画。看到这张画卷时,也许你会在赞叹先人智慧的同时产生一个疑问:经历了历史的风霜,为何这里的壁画仍能保持斑斓的色彩?


事实上,洞穴里的壁画为单色绘画作品,而且早已在长期的风化作用下褪去了原有的颜色,很多部分甚至已经模糊不清。但通过DStretch,研究人员成功地对图像进行了增强处理,从而形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模样。


DStretch是一款专业的岩画处理插件,运用“去相关拉伸”(decorrelation strech)技术对岩画进行图像增强,从而可将肉眼难以看清的色彩突出显示。DStretch定义了多种色域(color space),因此使用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对岩画中的不同颜色进行增强。


image.png

DStretch处理前后的某岩画图像对比(左:原始图像,中:增强全图并突出黄色,右:增强红色)。图片来源:http://www.dstretch.com/


在这一技术的帮助下,研究人员对壁画的内容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图像增强,然后将这些图像数字化并进行分析,从而得到了惊人的发现。



洞穴壁画背后的含义


在壁画中,研究人员辨识出了2只猪和4头水牛,它们都是印尼本土的动物。另外,壁画中还有至少8个同时具有动物和人类特征的类人生物。画面中动物的形象十分写实,而类人生物却极具简笔画艺术风格。在欧洲的早期洞穴艺术中就出现过类似的简化风格绘画,部分学者认为这些类人生物实际上就是人类。尽管如此,由于印尼壁画上的这些类人生物带有明显的动物特征,例如长着尾巴或者有着鸟类的长喙,研究人员还是得出结论:它们不是真的人,而是半兽人。


由于墙体的剥落,这幅巨型壁画的一部分内容已经难以辨析,但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半兽人正在对动物们进行狩猎。其中,一个半兽人拿着长矛或者绳子冲向一头猪,一个半兽人正在和一头水牛对峙,另外6个体型非常小的半兽人则包围了另一头水牛。


image.png

  

Aubert等人认为,半兽人拿着绳子和长矛的场景似乎暗示着,也许在那一时期,苏拉威西岛上的人们就已经开始从事捕猎猪和水牛的危险活动。


但他们也猜测,壁画里的场景也许并不能代表真实发生的人类活动,而只是一种艺术想象。由于画面中出现的猪和水牛都是印尼当地的矮小品种,其最大体型也只能分别达到60厘米和1米,而半兽人在动物面前又显得十分矮小,研究人员很难相信壁画反映了真实的狩猎场景。他们表示:“半兽人的形象也许代表了某种精神信仰。”


根据考古学界的发现,世界上各个地区的早期人类都几乎出现过动物崇拜,半兽人的形象也屡见不鲜。例如早在3.9~4万年前的德国,就出现了一具猛犸象牙制作的狮首人身雕刻。而中国上古神话中的创世神女娲也可以被称为半兽人,她的上半身为人,下半身却是蛇的形象。因此,印尼壁画中的半兽人,也很可能具有类似的含义。


 image.png

雕刻于猛犸象牙上的最古老狮首人身像,高约31.1厘米



最古老的记录


在洞悉了壁画的内容之后,显然我们会将注意力转向下一个问题:它们产生于什么年代?而这一问题的答案,早已明明白白地“写”在了壁画上。


在洞穴壁画表面的部分区域,覆盖着洞穴沉积物。研究人员对“生长”在动物图像表面的4处沉积物进行了采样,并根据其中放射性铀同位素及其衰变产物的含量,确定了沉积物的年龄。因为这些沉积物覆盖在壁画上,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壁画的绘制时间要早于沉积物形成的年代。而由于半兽人与动物的艺术风格、绘画颜料和风化程度均十分相似,研究人员相信壁画中的所有生物形象都绘制于同一时代。


测年结果刷新了目前的考古记录。分析显示,4处沉积物的形成时间至少都在至少3.5万年前,其中最古老的一处距今4.39万年。这意味着Leang Bulu’ Sipong 4洞穴壁画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4.39万年前。


此前人们一直认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欧洲岩画最先描绘了狩猎场景(距今1.4~2.1万年),而最古老的半兽人形象则是发现于德国的那具猛犸象牙雕刻。


因此,最新的研究结果不仅在时间上打破了历史记录,也将最早的狩猎场景以及最早出现半兽人的地点,从欧洲转移了亚洲。


未来,科学家能否在印度尼西亚找到更古老的洞穴壁画?而在人类的起源地非洲,又能否有更加振奋人心的发现?这一切,让我们拭目以待。


原始论文:

Earliest hunting scene in prehistoric art.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9-1806-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