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柳叶刀》:妊娠晚期新冠病毒不会引起母婴间传播

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 作者: 柳叶刀 | 来源: 柳叶刀
研究提示,目前尚无证据表明SARS-CoV-2感染可导致严重不良新生儿结局,也无证据表明SARS-CoV-2可导致母婴间垂直传播。

image.png


《柳叶刀》于2月12日在线发表一项来自中国武汉的关于妊娠晚期合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小样本研究。该研究提示,目前尚无证据表明SARS-CoV-2感染可导致严重不良新生儿结局,也无证据表明SARS-CoV-2可导致母婴间垂直传播。


文章提到,尽管有两例患者术前存在胎儿窘迫,但9例新生儿均为活产。该研究还发现,妊娠期SARS-CoV-2感染者的临床特征与非妊娠期成人患者相似,9例患者中无一例在观察期间进展为重症肺炎或者死亡。


然而,作者也指出,该研究样本量较少、观察时间较短,且研究对象仅为妊娠晚期患者并均以剖宫产终止妊娠。有关妊娠早、中期SARS-CoV-2感染对母体及其子代的影响尚不明确,阴道分娩可否导致产时的母婴间传播尚无定论。


此前,有新闻报道一名SARS-CoV-2感染孕妇的新生儿在出生后36小时被检测出SARS-CoV-2阳性,从而引发了人们对该病毒是否会宫内感染的质疑。


谈到这个病例,该研究的主要负责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张元珍教授说:“值得注意的是,该病例许多重要临床信息的细节介绍不详细,因此,不能从这一单个病例中得出能否发生宫内感染的结论。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应该继续特别关注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孕妇所分娩新生儿的防护,以预防新生儿感染的发生”。[1]


该研究共同通讯作者、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杨慧霞教授补充道:“现有关于SARS-CoV-2的研究均基于普通人群,有关妊娠期SARS-CoV-2感染相关研究的数据资料有限,因此,进行该项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孕妇一般对呼吸道病原体更易感且更易发展为重症,这是因为妊娠期免疫功能处于相对抑制状态,同时,妊娠期的生理性变化也会使孕妇面临更高的风险,进而导致不良结局。尽管我们的研究并无患者发展为重症肺炎或死于感染,但仍需进一步扩大临床样本量,以深入探讨该SARS-CoV-2感染对孕妇及其妊娠结局的影响”。[1]


该研究回顾性分析了9例经实验室检测确诊为COVID-19孕妇的临床资料,对其临床症状进行了详细分析。


此外,该项研究还收集并检测了其中6例患者的羊水、脐血、新生儿咽拭子和母乳标本[2]中的SARS-CoV-2。最为重要的是,该研究中的羊水、脐血和新生儿咽拭子样本均系剖宫产时在手术室采集,从而确保样本不会受到污染,更能代表胎儿的宫内状况。


参与本研究的孕妇年龄在26-40岁之间,均无严重的基础疾病。其中,1例患者在孕27周时并发妊娠期高血压,另1例患者在孕31周时并发子痫前期,这两名患者孕期病情均尚平稳。


所有患者均具有SARS-CoV-2感染的典型症状,术后均行鼻导管给氧及抗生素治疗, 6例患者还接受了抗病毒治疗。


9例新生儿均为活产,未发生新生儿窒息。4例新生儿为早产,但分娩孕周均在孕36周后,且早产与SARS-CoV-2感染未呈现直接关系,其中有2例早产儿为低出生体重儿。4例患者出现妊娠期并发症(2例胎儿窘迫,2例胎膜早破)。


作者表示,该研究的结果与在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中的发现相一致,在SARS感染孕妇的新生儿中也未发现围产期母婴间垂直传播的证据。


为进一步了解SARS-CoV-2感染对产妇及其新生儿健康的长期影响,作者解释有必要对产妇及其后代进一步随访。


当然,该研究的局限性也在讨论中提及,包括研究并未评价孕妇易感性的问题,也未评价分娩方式及分娩时机对妊娠结局的影响。文章指出,有关SARS-CoV-2是否会损害胎盘,从而导致宫内垂直感染的可能性,尚需在后续的研究中进一步探讨。


image.png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乔杰院士(未参与该项研究)在评论文章中表示,这项研究为了解妊娠期SARS-CoV-2感染的临床特征、妊娠结局以及垂直传播的可能性提供了重要线索,并指出在目前如此严峻的形势下,这项研究对COVID-19的防治具有重要的价值。


同时,乔杰院士也将该病毒与SARS病毒(SARS-CoV)进行了比较,并指出:“既往研究提示,孕妇感染SARS-CoV容易出现不良的母婴并发症,如自然流产、早产、宫内生长受限,以及需要气管插管、重症监护,或者出现肾功能衰竭和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等。然而,与SARS-CoV相比,本研究中的SARS-CoV-2感染孕妇似乎出现较少的母婴并发症和不良妊娠结局。尽管病例有限,但该研究的结果与我们从武汉市其他多家医院了解到的关于妊娠期SARS-CoV-2感染者的情况基本一致。”


注释

本研究由湖北省科技惠民计划及武汉大学腾飞计划资助。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湖北省产前诊断与优生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医学病毒学研究所/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芝加哥西北大学芬伯格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共同完成。

[1] 直接引用作者所述,未出现在原文中。

[2] 有3例羊水等标本采集失败,原因为:2例在夜间行急诊剖宫产,未能行标本留取;1例产后才确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