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被贞子吓哭时你的大脑发生了什么?

时间: 2020年03月03日 | 作者: Jennifer Ouellette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最近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核磁共振成像技术揭示了观看恐怖电影时,各个脑区之间的密切联系——恐惧感积累时,整个大脑都会不顾一切地应对潜在的恐惧和危险。


image.png

出自由温子仁执导的恐怖电影《潜伏》(Insidious)。这部电影被用作利用核磁共振成像(MRI)研究恐惧情绪的素材之一。


回想一下,当贞子突然爬出电视机、朝你伸手时,你的反应是怎样的?对于恐怖片,很多人都是又爱又恨。但很少有人知道,在看恐怖电影时,大脑中的神经活动是怎样的。最近一项发表于《神经影像》的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核磁共振成像(MRI)技术揭示了观看恐怖电影时,各个脑区之间的密切联系——恐惧感积累时,整个大脑都会不顾一切地应对潜在的恐惧和危险。


撰文 | Jennifer Ouellette

翻译 | 潘磊

审校 | 石云雷 吴非


当我们在看恐怖电影时,大脑会比平时更努力地工作:大脑皮层上的不同区域不断交换信息,尝试预测潜在的危险,并准备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在近期发表于《神经影像》(NeuroImage)期刊的一项研究中,芬兰图尔库大学的研究者利用MRI监测了实验对象在观看恐怖电影时的神经活动。研究发现,在这个过程中,大脑产生的反应会增强恐怖电影带来的快感。


这篇文章的通讯作者、目前任职于爱尔兰国家学院的Matthew Hudson表示,这项研究的目的是进一步观察当大脑处在强烈情绪体验中时,各区域之间的动态交互。此前大部分有关神经机制的研究都是基于二元论,认为只需要着重比较大脑在经历恐惧前后的神经状态差异,但是这会忽略两种状态之间的动态过渡,即持续性的恐惧反应。


Hudson说,相比于简单比较刺激前后大脑的神经活动,“我们想要用一种自然刺激和新的研究方法来分析神经数据,进而了解恐惧情绪到底是怎样变化的。”而恐怖电影正是完美的恐惧情绪诱发因素。



恐惧时的脑区活动


为了挑选合适的恐怖电影,研究人员设置了一项在线问卷调查,罗列了IMDb评分前100 的恐怖电影,让216名恐怖电影“发烧友”为它们的恐怖程度、影片质量和流行程度评级。他们还调查了人们观看恐怖电影的频率,以及最害怕看哪种类型的恐怖电影。(最恐怖的是基于真实事件改编的,接下来是看不见或潜在的威胁。)此外,作者还记录了每部电影中的突然出现的恐怖场景的次数。


最终,他们选择了由温子仁导演的两部电影——《潜伏》(Insidious)和《招魂2》(The Conjuring 2),电影的惊悚点分别是24和22个。此外,调查对象中很多人并没有看过这两部电影,能确保实验对象是第一次观看,因此比经典的《大白鲨》(Jaws)和《闪灵》(The Shining)更为合适。在观影全程中,研究对象会评估自身的恐惧程度。


他们研究了两种不同的恐惧:一种是在诡异的环境中,不祥的预感逐渐蔓延,缓慢吞噬精神;另一种则是在面对突然出现的怪物或威胁时,一种本能的震颤反应。研究者发现,在前一种场景中,大脑中视觉和听觉感知的神经活动明显增加;而在突然被惊吓的情景中,涉及情绪处理、危险评估和决策制定的大脑区域活动明显增强,从而在面对威胁时作出更及时的反应。


image.png

即将面对恐惧(上)和突然受到惊吓(下)时,大脑中被激活的区域。


Hudson说:“我很惊讶的是,在观看这些电影的紧张情节时,参与者的大脑视觉和听觉区会相对活跃。”这些情节往往是电影中相对安静的部分,在阴暗的屏幕上只显示了很少的信息。因此Hudson推测,大脑在试图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以减少不确定性。研究人员也发现,不同脑区的功能在很大程度上相互关联。


“我最意外的是,对恐惧的反应居然涉及大脑中这么多区域,”Hudson说,“各个大脑区域之间有着稳定的信息交流。整个大脑能不顾一切地去应对潜在的危险,似乎也有理可循。”


image.png

在观看《潜伏》和《招魂2》时,被测试对象的大脑相关性分析图(inter-subject correlation, ISC)



不断蔓延的恐惧感


丹麦奥胡斯大学的Mathias Clasen非常支持这项用神经成像来观察恐惧情绪的研究。Clasen专门研究人们对书籍、电影、电子游戏等娱乐形式中恐怖场景的反应。此前,Clasen曾通过鬼屋实验调查了两类不同人群面对恐惧时的调节机制,他们分别是沉迷于恐惧的“肾上腺素上瘾者”和倾向于发泄恐惧的“极度紧张的小白”。


当然,Hudson等人进行的研究并不在于“恐惧”本身,他们只是用恐怖电影作为刺激,来研究大脑中复杂的恐惧系统,但与Clasen的研究成果不谋而合。Clasen 说:“我很欣赏他们的工作。一部分大脑的神经网络变得警觉(大脑皮层上的感受器被激活),进而激活另一部分网络,即触发所谓的‘战斗或逃跑’反应。”


“真是太酷了,终于有人用核磁共振成像MRI研究恐惧”,Clasen表示,“他们的发现印证了我的核心假说:恐怖的事物会触发大脑中不断升级的恐惧系统。最后,可以有一些可靠的经验证据。经典的恐怖电影会一步步加深观众的恐惧,使人们完全陷入焦虑的预感中,最终突然出现惊悚画面,即‘应激性’地吓了一跳。”


image.png

在《潜伏》中,Josh和Renai Lambert在儿子的床前发现一个血手印。


Hudson表示,类似研究可以广泛拓展到对其他情绪的研究中,未来他们可以研究大脑对喜剧片和惊悚悬疑片的反应。而Clasen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会如此喜欢看恐怖片。他说:“或许我们无法控制的事物带来的恐惧,反而可以减轻人们对巨大威胁的恐惧。”


此外,很多接受调查的人反馈,他们更喜欢和其他人一起看恐怖电影,这显示了这一类型的电影还能增进社交联系。Hudson补充说:“有证据表明,分享创伤经历有助于在人与人之间建立社会纽带。”


从神经学的角度探讨大脑对恐惧的反应,可能会涉及到特定的神经递质,如受阿片类药物的多种神经递质。它们参与了人类包括恐惧在内的多种情绪反应。对于自己的下一步研究计划,Hudson表示:“我想了解在看恐怖电影时,大脑内产生了哪些神经递质,它们的浓度是否可以区分恐怖电影爱好者和不喜欢此类电影的人。”


题图来源:pixabay


原文链接:

https://arstechnica.com/science/2020/02/watching-horror-movies-in-an-mri-can-shed-light-on-how-we-cope-with-fear/

原始论文: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053811920300094?via%3Di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