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没喝酒也能尿检出大量酒精?奇了怪了

时间: 2020年03月05日 | 作者: 张二七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一位自称未饮酒的美国女子在进行尿检时,总是能检测到大量的酒精。起初医生怀疑她隐瞒了自己的饮酒情况,但进一步的检测却发现,这是一种前所未见的疾病……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内科医学年鉴》期刊近日报道了一个怪诞的案例:一位自称未饮酒的美国女子在进行尿检时,总是能检测到大量的酒精。起初医生怀疑她隐瞒了自己的饮酒情况,但进一步的检测却发现,这是一种前所未见的疾病……


撰文 | 张二七

编辑 | 吴非


一日,一位61岁的女子推开了美国匹兹堡大学长老会医疗中心的大门,她患有肝硬化和很严重的糖尿病,来这里是想申请加入肝脏移植的候补名单。但这并不是她的第一次申请了,过去,她曾在另一所医院提交过申请,但是在那里的几次尿检结果显示,她尿液中始终含有酒精。医生认为她酒精成瘾,并且因此拒绝了她的申请。


面对确凿的检测结果,这位患者坚持声称自己并未饮酒,但那所医院的医生却怀疑她在试图隐瞒自己的酗酒史。没办法,她不得不换了一家医院,试图重新进行检测和申请。


在这里,医生们注意到她的检测结果中存在奇怪的地方:一般来说,当酒精进入人体后,90%以上都会经消化系统吸收进入血液,仅有2%~10%的酒精会以尿液、汗液和呼气等方式排出。如果连尿液中都有这么高的酒精含量,那她的血液中应当也能检测出大量的酒精,或是能在尿液中检测出酒精的代谢产物——乙基葡糖醛酸苷和硫酸乙酯。然而,这位女士的以上检测全部呈阴性。


此外,除了患者本人否认曾经饮酒外,在就诊期间她也没有出现过酒精中毒的迹象。这样看来,她似乎的确没有撒谎。那尿液中的酒精究竟从何而来呢?总不能是在她体内制造的吧?



膀胱里的“酿酒厂”


然而接下来的研究说明,事实可能真就如此。在进一步的分析中,匹兹堡大学的研究者在她的尿液中检测到大量的葡萄糖,以及远高于正常含量的酵母。因此研究者怀疑,可能是体内繁殖的某种酵母菌,将这位糖尿病患者尿液中的糖分发酵成了酒精。


image.png

图为漫画《萌菌物语》,该漫画讲述了各种各样微生物的故事,其中就包括能够发酵糖类产生酒精的各种单细胞真菌,我们通常统称为酵母菌。


随后的测试证实了这一猜测。医生将新鲜尿液在37℃下培养一段时间后,发现其中的酒精含量大幅上升。而相比之下,在4℃下培养或是加入了发酵抑制剂的尿液中却没有产生多少酒精。到此,医生终于能够确定,在她体内的某个器官里,某种酵母菌将她尿液中的葡萄糖酿成了酒。而这个器官,很有可能就是她的膀胱。这一研究结果随后发表于《内科医学年鉴》。


正如在酿酒厂里,人们使用酿酒酵母对粮食中的碳水化合物进行发酵一样,这位患者就好像在自己的膀胱中开了一座“酿酒厂”。随后医生也确定了酵母菌的具体种类——光滑念珠菌(Candida glabrata)。这是一种人体内常见的真菌,但通常情况下它的数量并不会有这么多。


image.png

光滑念珠菌(图片来源:wikipedia)


医生认为光滑念珠菌的大量繁殖可能与她的糖尿病有关。论文作者之一,美国匹兹堡大学病理学副教授Kenichi Tamama表示:“这种真菌是正常人体菌群的一部分,你我的体内都可能存在这种真菌。但在这一案例中,患者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她的尿液中含有大量的葡萄糖,为酵母菌提供了食物。”


随后,医生尝试使用了抗真菌药物对她进行治疗,但遗憾的是,治疗并未取得效果,这可能是因为她的糖尿病未能得到有效控制。



自动酿酒综合征


事实上,她并不是唯一一个在体内建了所“酿酒厂”的人。此前就有不少研究报道了喝可乐、果汁就会醉的案例。例如,去年发表于《细胞·代谢》的一篇论文就报道了一位中国男子的经历。不需要饮酒,只是摄入一些糖分,他就很容易感到醉醺醺的。对普通人来说,喝约360毫升的烈性酒后,血液中的酒精可能达到400mg/dl的高浓度,此时可能因为呼吸、循环麻痹而危及生命;而这位男子只需要喝下大量果汁,搭配少量的主食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2014年时,27岁的他还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这位男子所患的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名为“自动酿酒综合征”(auto-brewery syndrome, ABS)。与本文开头那位女患者不同的是,这类综合征患者的“酿酒厂”位于肠道。肠道中的酵母菌会将碳水化合物发酵成酒精,随后在肠道内,酒精又会被吸收进入血液,使得血液中的酒精浓度升高。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血液中过高的酒精浓度可能引发酒精中毒。另外,长期受到“自产”酒精的刺激,也会对肝脏造成极大损伤。


相比而言,将“酿酒厂”安在膀胱内的这位女患者就要幸运得多了。这种疾病除了为她肝移植带来了部分阻碍(目前她已经被重新许可进行肝移植)之外,并未过多影响她的健康。由于膀胱壁不易渗透水和乙醇等小分子,因此酒精会被困在膀胱里,只能随尿液排出,而不会进入血液。这也是前文中检测她的血液时,酒精浓度并没有升高的原因。


这位女患者是第一位被发现在膀胱中酿酒的人。研究人员建议将这种疾病命名为“膀胱发酵综合征”(bladder fermentation syndrome)或是“尿液自动酿酒综合征”(urinary auto-brewery syndrome)。


虽然这种情况目前只是个案,但这位患者在两个医院的就医经历也提醒我们,这种疾病实在难以发觉。也就是说,可能也存在其他的患者,只是没人发现罢了。正如Tamama所说:“如果她没有准备做肝移植,并且刚好需要接受尿检以筛掉酗酒者的话,那么这种疾病可能永远都不会被发现。”在论文中,研究者也提醒道:“尿液自动酿酒综合征的症状非常容易被忽视。建议临床医生认真审视病例资料和检测结果,注意是否有类似的不一致的检测结果出现。”


原始论文:

https://annals.org/aim/article-abstract/2761824/urinary-auto-brewery-syndrome-case-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