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新加坡面临二次爆发,东亚应如何防范“复燃”?

时间: 2020年04月20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Wired, Science
在世界其他地方还没意识到会出现疫情爆发之前,以新加坡为代表的部分东亚国家和地区就已经拉平了增长曲线。但最近几周,这些曲线又出现了一个令人害怕的转折……


image.png

图片来源: BBC


来源 Wired, Science

编译 张元一 魏潇

编辑 戚译引 魏潇



东亚地区的“二次危机”?


在这次全球疫情中,曾经因有效的疫情控制措施而倍受称赞的新加坡正在陷入“二次爆发”危机。根据“丁香医生”援引的新加坡官方数据,经历了 3 月初的新增病例低谷后,3 月中旬新加坡境外输入病例明显增加,到了 3 月下旬本土新增病例开始取代境外输入占据主导地位。4 月 16 日,新加坡单日新增病例达到 728 例,500 万人口中已有 4427 例确诊病例,患病率超过湖北省,或许将会成为最典型的疫情二次爆发国家。


曾经和新加坡一起被认为是疫情控制“优等生”的韩国状况同样不容乐观。在 2 月经历了一次“疫情高峰”后,韩国 4 月初每日新增病例数又开始上涨。日本的情况则更为特殊,从 1 月起本土每日新增病例数一直在低位徘徊,然而近几周开始疫情突然加剧,仅在首都东京,每日新增病例数就已升至三位数,全国确诊人数即将突破一万大关。4 月 16 日,日本宣布将紧急状态由 7 个都道府县扩至日本全国所有 47 个都道府县,将一直持续至 5 月 6 日。根据《朝日新闻》消息,4 月 17 日东京市新增确诊病例达到 201 人,成为迄今单日最高值。


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也面临类似的情况。根据国家卫健委的统计数据,在中国内地确诊病例增长数仍处于高峰的 2 月中旬,中国香港仅有五六十例确诊患者,这之后一直缓慢增加,3 月 18 日累计报告了 192 例确诊。然而 10 天后,这一数字上升至 582 例,单日新增达到 84 例;截至 4 月 16 日,中国香港累计报告了 1017 例确诊病例。中国台湾与之类似:一月下旬曾出现了每日新增 5 例的“高峰”,这一数字在三月中旬达到了每天增长 20 例。从 3 月 18 日到 3 月 28 日,累计确诊病例从 100 例增加至 283 例,增速依然远远高于 3 月前的水平。截至昨日,中国台湾地区累计病例数已经接近 400 例。


这些数字与正处于爆发期的欧美国家相比起来依然处在低水平,然而这一现象却意味着更大的危机:病毒正在跨越边境,这可能给东亚地区带来新一轮疫情高峰。


在过去的 1 月和 2 月,这些国家和地区当时的情况虽说令人担忧,但总体上病毒传播仍然很缓慢。然而 3 月中旬疫情演变为全球大流行后,他们面对的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家 Ben Cowling 在接受《连线》(Wired)杂志采访时说,“在 2 月底和 3 月初,欧洲、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带来了很多输入病例”。这种“倒灌”导致了一波新的本土病例的发生。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政策结果与预防中心主 Jason Wang 曾作为共同作者,发表论文分析了中国台湾地区早期防疫成功案例,他对《连线》记者表示,中国台湾虽然早在世卫组织呼吁全球提高警惕之前就已经停飞了所有来自内地的航班,但是很多人去欧洲度假,然后带着病毒回来了。他认为,中国台湾在后来的阶段并没有做太多的工作,当人们从欧洲回来的时候,甚至都没想到病毒。现在,社区传播又出现了。



出路在哪里?


现在,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地都制定了更严格的社会距离规则和移民管制。以新加坡为例,被允许入境的公民将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监测下实施 14 天的隔离观察,尽管这些应用程序的效能可能存疑,但新加坡的数据看起来确实好一些,因为官方开始对所有入境的人进行隔离,而不是对来自特定国家的人进行隔离。新加坡还关闭了所有学校和大部分工作场所,并在 4 月 14 日颁布“最严口罩令”,开始强制民众在出行时佩戴口罩。


image.png

新加坡的疫情发展趋势。图片来源:Science


然而,这些严格遏制措施的背后,是社会停摆的巨大代价。而且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疫情热度各不相同,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下一次“倒灌危机”在未来等着我们。病毒会影响精神健康、破坏经济,但如果让人们重新紧密接触,疾病就会再次传播。政府和公共卫生研究人员依旧必须弄清楚这种状况要维持多久。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 Caroline Buckee 认为,究竟如何把握“封锁政策”的松紧程度,目前尚无科学共识。


一篇近期刊登于 Science 的报道指出,想要在当下的困境中找到出路,下一阶段要关注的可能不再是每天的实际病例数,而是控制所谓的有效再生数,即一个患者所能传染的人数。在疫情高峰时期的武汉,这一数值大约为 2 或 2.5,在一月底武汉封城并实行居家隔离之后,这个数字降到了 0.3。有学者认为,当全球大流行的局面得到遏制后,各国可以尝试放宽限制,将有效再生数控制在 1 左右(也就是保证每个患者平均只会感染 1 个人),这样既防止医疗卫生系统因为大量患者涌入而崩溃,又能够保持社会经济秩序的恢复和重建,或许是目前的最佳选择。


流行病学家 Buckee 表示,维持这个平衡有很多种方法,然而目前并没有一个“对照组”能够让我们比较这些不同方法之间的效果。与东亚多国采取的严格隔离感染者、追踪密切接触者、封锁边境等方法不同,欧洲一些国家正在逐渐放开部分社会活动:奥地利已经允许小型商店开放,并将在 5 月初继续开放餐馆和购物中心;德国国家科学院一份报告也建议在错开课间休息、要求佩戴口罩的前提下,逐渐重新开放学校。


香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 Cowling 认为,“冠状病毒不会消失,我们没法完全消除它。我们将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前景,即病毒将一直存在,但现在仍有希望在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或疫苗之前,控制病例的数量。”把病毒的有效再生数降到 1,学校可以重新开学,但必须有更好的通风和更小的班级规模。商店和餐馆可能重新开业,但必须保证每个人有足够的空间,不会形成聚集。人们的工作时间必须足够灵活,以避免办公室和工厂人员密集。此外还需要进行广泛的血清学免疫检测,来判断人群中有多少人已经获得了免疫能力。


对于可能要在这场全球大流行中“打满全场”的国家和地区,或许只有依靠科学决策,才是退出这场“倒灌危机”的最佳途径。


主要参考来源:

https://www.wired.com/story/the-asian-countries-that-beat-covid-19-have-to-do-it-again/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4/ending-coronavirus-lockdowns-will-be-dangerous-process-trial-and-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