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论证妇科疾病患者更有性魅力的论文终于撤稿了

时间: 2020年08月11日 | 作者: 贺紫宸 | 来源: 科研圈
子宫内膜异位症会引发痛经等一系列症状,甚至造成不孕不育,为女性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一篇论文却宣称,患有这种疾病的女性胸更大、更苗条,更有性吸引力。



image.png

图片来源:Pexels


撰文 贺紫宸

编辑 戚译引


全世界约有19 亿 15 至 49 岁的育龄女性,而有研究估计,这 19 亿人口中的 10% 都被子宫内膜异位症(endometriosis,简称内异症或 EMT)所困扰。这种疾病的定义是“子宫外存在子宫内膜样组织”,也就是说,本应处于子宫内膜部位的正常组织细胞,因各种原因(如月经)流入子宫外的盆腔组织中,并在骨盆等部位生长。患者常常出现痛经、盆腔疼痛、性交疼痛的症状,相当一部分患者也因此不孕不育。


更加麻烦的是,这种疾病目前还只能通过腹腔镜手术确诊。如果能通过其他特征确定易感人群,医生们或许能更好地作出诊断。2013 年 1 月在期刊《生育与不育》(Fertility and Sterility)上发表的这篇研究的初衷正是如此。这篇论文题为“直肠阴道隔子宫内膜异位症女性的吸引力:一项病例对照研究”(Attractiveness of women with rectovaginal endometriosis: a case-control study),由米兰大学(University of Milan)医学院出资,与其他数个米兰的研究机构合作完成。论文总结:


“根据评价,患有直肠阴道隔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女性比两组控制组女性更有吸引力。并且,她们体型更苗条,胸更大,初次性行为年龄更早。”


这篇论文发表后引发了强烈争议。同行们批评它物化女性,并质疑研究没有得到参与者充分的知情同意。近日,该论文作者决定主动撤稿。


患者的魅力能打几分?


学界已经发现,EMT 的风险因素包括具有更短月经周期、更早初潮日期、低体重指数等。在这篇论文的引言中,作者指出,当时没有将女性患者吸引力高低与该病症风险直接联系起来的研究结论。


image.png

引发争议的论文


研究团队招募了 100 名患有直肠阴道隔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并另外招募了 100 名没有患有内异症,以及 100 名腹腔子宫内膜异位症或卵巢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后两组作为对照。为了防止混杂变量(confounding variable),每组对照都由年龄相近的实验对象组成,在之后的数据分析中,研究人员也确认了她们之间的基线特征(baseline characteristic)没有显著差异。此外,研究仅招募“高加索族裔”女性。


在这篇论文的主要目标是评定这些患者的吸引力差距,并希望了解不同人群的特定身体特征以及性生活习惯。为了获得对前者的数据,四位医生(两男两女)在对参与者所属分组不知情的情况下,以 5 分制为她们的吸引力打分。对于后者,参与者将在完全独立的情况下完成标准化问卷,并由受过专业训练的医师测量其体重、身高和三围。


“根据评价,患有直肠阴道隔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女性更有吸引力,”论文的作者在其结论中写道。研究作者们总结,在每三位直肠阴道隔内异症患者中,就有一位被归类至“相对有吸引力”或“非常有吸引力”的类别中(吸引力平均分 >3.5),而这个比例在两个对照组中甚至无法达到 1/10。并且,男性和女性观察者对实验对象的评分中并没有显著差距,说明该吸引力的差距在两种性别的观察者中是统一的。


文章还指出,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BMI)、胸部大小、腰臀比这三项指标已被证明是与吸引力最相关的身体特征;而对于实验对象的客观测量也基本印证了这一点:直肠阴道隔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的平均 BMI 更低,胸围-下胸围比更高(breast-to-underbreast ratio),但其腰臀比却和对照组没有显著差别。除此之外,这类患者初次性行为的年龄也更小,论文作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她们从青春期开始就拥更强的吸引力,更受男性欢迎。



“事关女性,却并非为了女性”


论文发表后数月,美国著名妇科医生、《阴道圣经》(The Vagina Bible)作者 Jennifer Gunter 博士在个人博客发文评论:“一小群意大利医生给患有不同阶段子宫内膜异位症的患者的吸引力打分,我实在无法理解这对医学有什么贡献。”她指出,如果要分析患者的 BMI 等体貌特征和疾病之间的关联,那么根本不需要讨论她们的吸引力。


“《生育与不育》应该为发表了这篇论文而感到羞耻。物化女性不应该在医疗研究中占有一席之地,而更令人恐惧的是,这篇论文居然是由妇产科产出的。”Gunter 总结。


在患者知情权方面,按目前的临床研究规范,参与者的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必须建立在其对试验过程的目标和方法等有充分的了解之上。在这篇论文中,研究团队称参与研究的志愿者均知晓自己的体貌特征会被评价,但为了防止“潜在的、非故意的诱惑行为”影响评判,他们并没有被告知关于三组志愿者“具有不同程度吸引力的确切假设”。


《卫报》评论文章指出,同意参加研究的志愿者实际上并不清楚她们的“吸引力”会被评判,而且她们也不知道对外貌的评判会发生在她们面对面与医生进行医疗咨询时。换言之,她们以为自己在接受治疗、参与科学研究,却不知道对面的医生正给自己的魅力打分。


此外,《生育与不育》本身是一份在该领域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期刊。根据期刊官网,《生育与不育》近五年来的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为 5.692,而在 2019 年其影响因子达到了 6.312,成为拥有最高影响因子的针对生殖健康的原创研究型期刊。作为最开始抗议这篇论文的领头者之一,昆士兰科技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 Kate Young 博士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评价该研究“事关女性,却并非为了女性”。



撤稿声明被指“毫无歉意”


面对同行的质疑,研究作者们也作出了回应。该论文的第一作者、米兰大学妇产科学家兼世界子宫内膜异位症协会前主席 Paolo Vercellini 博士曾说:“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可能存在一种和该疾病相关的特定表型。”


并且,在论文结尾,研究团队进一步强调了该研究结果对该疾病理解的启示。他们认为,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讲,女性吸引力的升高与性选择相关:更高的吸引力通常伴随着更高的繁殖潜力,而雌激素与繁殖潜力和女性性征有极大的相关性。因此,具有更高吸引力的直肠阴道隔内异症患者可能有高于平均的雌激素含量。但这也不能排除基因多态性(gene polymorphism)将该病症与特定体征因共同的基因而联系在一起的可能性。


看起来,这些辩解没能完全说服质疑者。在今年 8 月 4 日,6 位作者共同签名致信《生育与不育》,要求撤回论文。他们写道:“我们曾根据正确的方法论,怀着善意进行了这项研究。但我们相信这其中的一些结论被曲解了,并且意识到这篇文章已经对部分人群造成了不适。我们非常重视对女性的尊重,并对这篇论文所带来的不满感到非常抱歉。”


《生育与不育》的编辑委员会暂未对此发表道歉声明,也并未对该论文撤回所花费的八年时间作出进一步解释。


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妇产科学家 Rebecca Szabo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评论称,这样毫无歉意的、没有编辑表态的撤稿声明,是一种懦弱的举动。她认为这背后存在着系统的、文化的问题,“这样一篇论文当初是怎么被接收的?那可是 2012 年,不是 1912 年。”


Szabo 还指出,这篇论文撤稿所花的时间,也是一位女性从第一次感受到子宫内膜异位症所带来的痛苦到最终确诊的平均时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研圈”。如需转载,请在“科研圈”后台回复“转载”,或通过公众号菜单与我们取得联系。


参考来源:

[1] https://www.who.int/data/maternal-newborn-child-adolescent/indicator-explorer-new/mca/women-of-reproductive-age-(15-49-years)-population-(thousands) 

[2] https://nejmqianyan.cn/article/YXQYra1810764?sg=AbW1NGsHw3NxPd6F

[3] https://www.fertstertdialog.com/posts/8288-attractiveness-of-women-with-rectovaginal-endometriosis-a-case-control-study

[4]  https://www.fertstertdialog.com/posts/8288-attractiveness-of-women-with-rectovaginal-endometriosis-a-case-control-study

[5] https://drjengunter.com/2012/09/20/a-study-rating-female-attractiveness-the-journal-fertility-and-sterility-publishes-misogyny/

[6] https://www.fertstert.org/   

[7] 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20/aug/05/disgusting-study-rating-attractiveness-of-women-with-endometriosis-retracted-by-medical-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