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阿斯利康疫苗要“凉”?

时间: 2021年03月17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因为出现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发生血栓甚至死亡的报告,欧洲多国相继宣布暂停接种该疫苗。有专家担心暂停接种该疫苗将阻碍防疫进程,甚至破坏大众对疫苗的信任。


image.png

图片来源:Pexels


来源 路透社、STAT 等

编译 戚译引


由于出现了接种阿斯利康/牛津疫苗(AstraZeneca/Oxford,以下简称阿斯利康疫苗)后发生血栓的病例,当地时间周一,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相继宣布停止使用该疫苗。此前,丹麦、冰岛、挪威和爱尔兰也作出了同样的决定。据今日俄罗斯统计,目前停止接种该疫苗的欧洲国家已达18个。


尽管阿斯利康和欧洲药监局(EMA)宣称,接种疫苗的人群血栓发生率不高于自然发生水平,这些病例报告仍然引起了广泛担忧。联合国将于今天举行会议,讨论阿斯利康疫苗的安全性,欧盟将于周四开会讨论。


许多医学专家对欧洲各国不顾药监局建议、擅自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决策表示担忧,认为这将阻碍疫苗接种进程,甚至破坏大众对疫苗的信任。


阿斯利康疫苗怎么了?


据路透社报道,阿斯利康疫苗已经在英国和 27 个欧盟国家施打超过 1700 万人。它还被选入了联合国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并计划下周在美国提交上市申请。


但是,据阿斯利康报告,1700 万接种者中已经累计发生 37 例血栓。其中,一名 60 岁丹麦女性接种该疫苗后死亡,据丹麦医药管理局(Danish Medicines Agency)报告,死者血小板计数较低,在大小血管中都出现了栓塞,并有出血症状。


挪威也在当地时间 3 月 13 日宣布,3 名 50 岁以下患者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因出血、血栓和低血小板计数入院接受治疗。


欧洲药监局将血小板计数异常降低称为“不寻常的症状”,但该机构仍然强调:“每年欧盟都有数千人因各种原因发生血栓。接受疫苗接种人群中血栓栓塞(thromboembolic)事件发生率似乎不高于一般人群水平。”


血栓可能在人体内游走,引发心脏病、中风或致命的肺栓塞(pulmonary embolism)。据阿斯利康统计,接种疫苗后发生血栓的 37 人中,15 例为深静脉血栓(deep vein thrombosis),即通常发生于腿部的血栓,22 例为肺栓塞。


接种其他疫苗的人群中也出现了血栓报告,但是《英国医学杂志》(BMJ)3 月 15 日发表的评论指出:“显然,接种牛津疫苗(即阿斯利康疫苗)后出现血管疾病的可能性要大于接种辉瑞疫苗。”文章指出,从 2020 年 12 月 9 日到 2021 年 2 月 28 日,英国已施打 1150 万剂辉瑞疫苗、970 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人群中发生 14 例深静脉血栓,接种辉瑞疫苗的人群中仅发生 8 例。牛津疫苗共报告 1635 例血管症状,其中 3 人死亡;而辉瑞疫苗共报告 1119 例此类病例,其中 1 人死亡。


此外,意大利近日报告一名 57 岁男性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因病死亡,死因不明。意大利已经暂停了同批次约 39 万剂疫苗的接种。


因果还是巧合?


许多媒体报道和专家发言都支持欧洲药监局的观点:接种新冠疫苗、预防疾病传播的收益足以平衡它的风险,并且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接种疫苗和血栓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统计学名誉教授 Richard Peto 对 STAT 表示,他担心最早对该疫苗表示担忧的挪威政府可能没有考虑到,老年人群的血栓风险本来就比较高。


相反,已有明确证据表明,疫苗接种减少了新冠肺炎引发的死亡。据《卫报》(the Guardian)统计,从 1 月 24 日到 2 月 16 日,英国 80 岁以上人群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下降了 62%。(从 1 月 24 日起,英国 80 岁以上人群完成第一针疫苗接种并等待 2 周的比例达到三分之一。)和疫苗接种比例较低、但更加年轻的年龄层相比,80 岁以上人群死亡率下降幅度更大。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温顿风险和证据沟通中心(Winton Centre for Risk and Evidence Communication)主席 David Spiegelhalter 评论,疫苗接种带来的死亡率下降足够显著,表明这不仅仅是封城产生的效果。


欧洲国家目前使用的还有辉瑞(Pfizer)疫苗、Moderna 疫苗。只需接种一次的强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已经在欧洲获批,但还未交货。停止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无疑会减慢整体的接种进程。


暂停接种或产生负面影响


还有专家担心,各国停止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决策将产生涟漪效应(ripple effects),破坏大众对疫苗的信任。


英国南汉普顿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 in England)全球健康资深研究员 Michael Head 接受路透社采访称,目前还没有数据支持暂停接种该疫苗,这个决策“令人困惑”。他说:“在大流行病期间停止分发疫苗会产生严重后果,导致人们无法及时获得保护,并且可能让大众对疫苗的怀疑与日俱增。人们可能会因为看到新闻头条报道而感到担忧,这是可以理解的。”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生物统计学家 Susan Ellenberg 曾经参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疫苗副作用追踪工作,她接受 STAT 采访指出,疫苗只能预防单一疾病,无法保证接种者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整体健康;但即使一些症状实际上和疫苗无关,时间上的巧合会让人们误判其中的因果关系。


对个别负面案例的关注可能摧毁大众对疫苗的信任。Ellenberg 指出,疫苗研发历史上发生过类似的故事。在 20 世纪 90 年代,一种莱姆病疫苗在推广过程中出现了受种者患关节炎的情况。尽管受种者当中关节炎的发病率不高于安慰剂组, FDA 外部专家也投票支持继续使用该疫苗,媒体报道和患者诉讼仍然大大损害了该疫苗的公众形象,使它销量一落千丈,最终退出市场。


阿斯利康疫苗计划本周在美国提交上市申请。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正在主持该疫苗在美国的 III 期临床试验,试验于去年 9 月开始,纳入 3 万名参与者。如果有更多的真实数据,这当然有助于更准确地评估阿斯利康疫苗的风险和收益。


但与此同时,一些欧洲国家疫情再度变得严峻,部分是因为受到了变异毒株的影响。据路透社报道,意大利一些地区已经采取了更严厉的防疫措施,80%的儿童无法到学校上学;波兰再对两个大区采取严格防疫措施,包括华沙在内;法国巴黎重症监护室告急,可能在数日内再次封城。在不断增长的病例面前,欧洲国家等得起吗?


参考来源:

1. https://apnews.com/article/germany-suspends-astrazeneca-vaccine-blood-clotting-0ab2c4fe13370c96c873e896387eb92f 

2. https://www.bmj.com/content/372/bmj.n699/rr-7 

3. https://www.statnews.com/2021/03/15/the-curious-case-of-astrazenecas-covid-19-vaccine/ 

4. 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21/feb/16/encouraging-signs-covid-vaccine-over-80s-deaths-fall-england 

5.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ealth-coronavirus-italy-astrazeneca-idUSKBN2B71QQ 

6. 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21-03-16/doc-ikkntiam280982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