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2045年,人类可能无法自然生育了

时间: 2021年04月01日 | 作者: 曾从一 魏潇 | 来源: 科研圈
曾有研究发现,男性精子数量在仅仅40年间就降低了50%。如果这一趋势持续下去,那么2045年人类男性精子数量的中位数将跌至零。


我们可能要面对一个无法自然生育,只能依靠辅助生殖手段繁衍后代的世界了。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编译 曾从一 魏潇


“1%”在很多人看来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但它代表着一个关乎人类命运的问题:在西方国家,出现生殖问题的男性在以大约每年 1% 的速度增长。这个“1% 现象”囊括了精子数量的减少、睾酮水平的下降、睾丸癌患病率和勃起功能障碍的增加。在美国,女性流产率和试管婴儿代孕率每年增长约 1%。同样地,全球生育率在 1960 年至 2018 年间,也在以每年约 1% 的速度下降。


可能会有人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果将这些变化累计起来,10 年就是 10%,50 年就是 50%。根据美国西奈山医学院(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环境医学和公共卫生学教授 Shanna Swan 2017 年发表于《人类生殖医学前沿》(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的荟萃分析,男性精子数量在仅仅 40 年间就降低了 50%。如果这一趋势得不到扭转,那么 25 年后人类男性精子数量的中位数将跌至零。尽管这是一种简单粗暴的推测,但 Swan 认为目前也没有证据能够说明这种下跌的局面正在被改变——2045 年,人类可能要面对一个无法自然生育,只能依靠辅助生殖手段繁衍后代的世界了。


这也成了 Swan 大力呼吁社会关注这一问题的原因:人类生殖健康每年 1% 的衰减甚至超过了全球变暖的速度。大家愿意团结起来对抗全球变暖,但却没有对这些生殖健康方面的问题采取行动。也许是因为许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些令人担忧的趋势正在发生,或是不知道到他们自己也正走在同样的路上。但是现在,是时候改变了。毕竟,生育上的趋势如此协调一致,很难说这仅仅是一种巧合。


Swan 指出,这些生殖健康方面的问题是相互联系的,并且它们很大程度上都由相同的原因推动——影响激素的化学物质(内分泌干扰物)的出现。这些包括邻苯二甲酸酯(Phthalate)、双酚 A(Bisphenol A)、阻燃剂在内的“荷尔蒙劫持者”,已经在现代生活中变得无处不在。内分泌干扰物存在于我们的水瓶、食品包装、电子设备、个人护理用品、清洁剂,以及其他许多日常用品之中。并且从 1950 年开始,这类物质的生产规模就一直在扩大,这一年正是精子数量和生育率开始衰减的时候。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或许有人会认为生育率的下降的原因是育龄推迟、生活方式变化等社会因素。对此,Swan 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这些当然会对自然生育产生影响,但我希望人们认识到化学物质确实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这位环境与公共卫生专家与同事们在过去的研究中取得了多项证据。邻苯二甲酸酯能够让硬塑料变为有弹性的塑胶,常被用作增塑剂,含有这种物质的塑料产品经常会出现在食品生产、加工和包装过程中。它会降低睾酮水平、减少精子数量,因此对男性影响更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女性可以免受其害,过往研究发现这种物质会导致女性青春期提前、卵巢早衰、流产和早产。双酚 A 则是一种塑料硬化剂,曾被用作制造婴儿奶瓶,也常出现在食品罐装容器的内侧涂层中。作为一种雌激素类似物,它对女性生殖系统造成的干扰不言而喻,那些存在职业暴露的男性也难逃影响——精子质量下降、勃起功能障碍的概率增高等都与此有关。


但这些还不是内分泌干扰物带给人类的最大危害。如果怀孕的女性在妊娠早期就接触了内分泌干扰物,对于体内细胞正在进行重编程的胎儿来说,这种不良影响可能会贯穿他们的儿童期、青春期和成年阶段。


举例来讲,一位准妈妈呼吸的空气、喝下的水、吃下的食物、使用的护肤品都会将这些有毒物质带入自己体内。如果母亲在妊娠早期接触了能够阻断雄性激素作用的物质,可能会导致男性胎儿的肛门生殖器距离(anogenital distance)缩短。研究表明,更短的肛门生殖器距离与更短小的阴茎和成年后更少的精子数量有关。并且,产前阶段对男性激素系统的干扰可能会导致睾酮水平降低、先天性隐睾症和尿道下裂的风险升高。如果一个男孩天生具有这些生殖器官上的缺陷,他在成年时也面临着更高的精子数过低和睾丸癌风险。


一篇近期发表在《美国公共健康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的文章则揭示了内分泌干扰物与儿童神经发育损伤之间的关系。这篇综述性文章总结了截至 2019 年全球 11 个国家的 30 多项研究,对妇女产前接触不同类型邻苯二甲酸酯至儿童出生后的情况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邻苯二甲酸酯暴露量与儿童攻击性、挑衅性、情绪反应过激、违法行为和其他注意力缺陷等多动症症状有很强的关联性。其中一项研究发现妊娠中期尿液中邻苯二甲酸酯含量最高的母亲,生下的孩子患多动症的概率是含量低的母亲的孩子的 3 倍。子宫内接触较高含量的邻苯二甲酸酯的儿童智商比其他儿童低 7%,他们的感知推理和语言理解能力也更低。


image.png

图片来源:Unsplash


除此之外,内分泌干扰物也是自身免疫性疾病、肥胖症、代谢综合征(多种心脑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在同一个体聚集的临床综合征)愈发普遍的原因之一。


上述问题给人类的延续带来了巨大挑战。这意味着,是时候把注意力投向这里了。我们应当优先使用那些不影响激素,且在环境中易于分解的物质去替代日常用品中的内分泌干扰物。同时,我们也需要建立更有效的测试方法和限制手段,来确保那些流入市场、进入我们身体的化学品都是安全的。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停止将自己和后代当成内分泌干扰物的小白鼠。这关系到全体人类的健康和未来。



编译来源: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reproductive-problems-in-both-men-and-women-are-rising-at-an-alarming-rate/

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21/mar/28/shanna-swan-fertility-reproduction-count-down

https://edition.cnn.com/2021/02/20/health/baby-brain-damage-plastic-phthalates-wellness/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