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你读博的理由和导师招你的目的,也许真的不一样

时间: 2020年04月22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一项调查研究指出,学生和导师的期望不一致是降低读博满意度的一个重要原因。研究作者们认为,导师作为更强势、更有经验的一方,应当承担起改善沟通的责任。

image.png


编译 张之典

编辑 戚译引


读博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并且一项调查研究表明,学生和导师的答案可能差异很大。研究作者们指出,双方在期望方面的不一致可能导致师生关系紧张,让学生的效率和对读博的满意度下降。


澳大利亚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的研究者们对 114 位博士生和 52 位导师进行了问卷调查,以了解双方对博士各阶段的期望、对导师所提供的指导的评价,和读博对学生身心健康的影响。调查对象中,31% 是导师,55% 是在读博士生,13% 是近期(两年内)毕业的博士,还有 1 人是中途退学的博士。


学生和导师分别更重视什么?


对于博士初期,学生和导师的期望整体上较为相似,都认为高自我驱动力、激情和优秀的书面交流能力很重要。但是,学生更远远看重成绩,而导师更看重批判性思维。比起导师,学生还更看重已发表的论文、业界背景、自信和优秀的口头交流能力。


对于博士结束时,学生比导师更期望可量化的成就,如发表四篇以上论文、获奖及获得经费。相比学生,导师往往更重视非量化的成果,例如书面沟通能力、批判性思维和专业学术知识。尽管学生也认为这些特质是重要的,但导师对此的重视程度超过了学生。在可量化的成果方面,他们只希望学生在毕业时能发表一两篇论文,并且把学生得奖和得到经费放在较低的位置。


读博到底在“读”什么?


导师应该对博士生提供怎样的指导?双方在这方面的期望再次出现了一些差异。调查发现,在双方都非常重视的三种能力中,导师认为他们对指导学生提高书面沟通能力和批判性思维负有较大的责任,远远超过了学生的期望。至于对学生学术能力方面的指导,导师的预期要低于学生的预期。


尽管双方都非常重视这些能力,超过 20% 的学生认为他们几乎没得到一点指导(或只有主动要求时才能得到指导),而在导师群体中这个数字只有 5% 左右。研究作者们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导师们大多杂务缠身、忙于应付,而学生常常要独自推进博士项目;因此,导师们只有在学生提出要求或发现学生需要指导的时候才会抽出时间提供帮助,但学生们可能把这种情况理解为导师不负责任。


image.png

在学生没有主动请求的情况下,导师是否在这些关键能力上提供了指导?条形图展示了双方回答“是”的占比,其中绿色代表学生,红色代表导师。图片来源:Cardilini et al. / Nature Index


此外,很多学生还认为导师应该更进一步培养学生的学术独立能力、驱动力、和团队协作能力。


Nature Index 的报道指出,这种期望差异可能使师生双方甚至整个科研系统都遭受损失。2019 年对欧洲 311 所大学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34% 的博士生无法在 6 年内完成学业,其中许多人会选择退学。在迪肯大学的这项调查中,35% 的博士生认为博士期间的经历让他们的身心健康受到了负面的影响,主要影响因素依次为个人期望(54% )、研究进展(53%)、研究环境(32%)、导师期望(31%)、和师生关系(29%)。这样的精神健康状况与去年《自然》全球研究生调查结果基本一致。


如何让读博更有成效?


论文作者们认为,这种认知差异的根源是导师和学生之间的权力不对等。导师可能会将学生视为更加理性而平等的个体,期望学生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主动求助;而学生可能对导师更加服从,或更尊重导师的权威,因此认为向导师求助或反驳导师是不合适的,或者会引发冲突。他们在论文中指出:“导师应当意识到,这种权力动态对学生的行为有着重要的影响。”


为了促进学生和导师之间的沟通,论文作者们提出了四条建议。


1. 从博士开始时就明确目标


在博士开始时与导师讨论双方的期望是是十分重要的。虽然从开始时培养批判性思维能力可以促使学生产出更高质量的科研成果,但是我们仍需认真思考该如何把批判性思维具象化。


例如,如果导师认为批判性思维比发表文章和得到经费更重要,那么就应该从博士开始时就在学生身上培养相关能力,比如要求学生花六个月时间去阅读已发表的论文。论文共同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 Adam Cardilini 说:“这个过程能让学生学会用批判的方式阅读已经经过同行评审的论文,而不是将它视作某种真理。我觉得我们并没有明确地教导这一点。”


2.  在现实的目标上达成共识


制定一个明确的目标可以让学生和导师朝着同一个方向共同努力。这个目标可以是培养一种能力,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或者申请到科研经费。制定目标的过程也是导师教会学生如何自我管理的一个契机,而自我管理对于高效的科研生涯十分重要。导师们通常认为学生已经具备了这些能力,或者应当自己掌握这些能力,但制定目标确实是需要学习的。


3. 培养学生的独立性和团队协作能力


引导学生为自己也为团队考虑可以帮助学生在读博期间保持动力,也可以让学生们更高效更有团队协作能力。为了提高这独立性和合作能力,应该建立一个开放并鼓励大家相互支持的环境。比如,如果学生想要学习一种分析方法,而导师对这方面并不熟悉,那么导师应该鼓励学生去其他研究组学习。


“如果学生能够开诚布公地讨论自己需要什么,导师也能说出自己能提供什么,那么双方就能讨论学生何时需要更加独立,何时需要更多地协作,”Cardilini 说。


4. 保持开放的交流


虽然每个人的交流方式不同,导师和学生需要找到一种能够满足双方需求的方式。高效的沟通可以让学生与导师在问题出现的初期就识别和解决问题,并且可以创造出一种更加高效的关系,也可以防止学生中途退学。Cardilini 说:“如果双方能面对问题,开放地讨论问题,这段师生关系就会更加高效;但是如果学生害怕去实验室,或者担心导师会对文章作出怎样的反应,你们的效率就要大打折扣了。”


相关论文: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20.958520v2.full.pdf 


参考来源:

https://www.natureindex.com/news-blog/what-can-your-phd-supervisor-do-for-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