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中国大学砸经费做世界一流?

时间: 2020年05月14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尽管亚洲大学近年来在向世界一流迈进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成绩,但理工学科与人文学科之间的发展不平衡,以及缺乏创新的弊端,给这条崛起之路装上了一层玻璃天花板。


未标题-1.jpg

图片来源:Pixabay


编译 闫硕

编辑 魏潇


亚洲高校对世界一流大学的追赶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十几年来,以中国和韩国为代表的亚洲国家通过增加政府资助和重点发展理工科研究,将越来越多的高校送进了各种世界大学排行榜的 500 强。


但是,这种“亚洲模式”真的能够赶上并超越站在现代高等教育制高点的西方高校吗?最近,美国布法罗大学(University at Buffalo)的研究人员在《政策与实践教育研究》(Educational Research for Policy and Practice)上发表论文,重点分析了美国和中、日、韩三个亚洲国家的大学在 2008-14 年 QS 世界大学排名和 2003-13 年软科(ARWU)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的表现,并观察了上述各国对高校投入的支持资金,以及相应的学术成果引用情况。


这项研究的领导者、布法罗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首席研究员、教育心理学教授 Jaekyung Lee 表示,目前中国大学的世界排名超越了日本,并且与美国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然而,美国大学仍在这两个榜单中的前 100 名里占据主导地位。以中韩为代表的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亚洲追赶模式”强烈依赖于政府资助和中央规划,难以为知识自主和可持续创新创造环境。Lee 认为,中国和韩国的大学几乎不在前 100 名之列,这恰恰说明;这种追赶模式在发展的早期阶段可能更有效,但在需要创新和领导力的高级阶段则行不通。


image.png

中国、日本、韩国和美国排名前500强的世界一流大学的变化趋势:(左图)ARWU 2003-2013,(右图)QS 2008-2014。来源:论文


追上西方大学


对于许多东亚国家的决策者来说,研究型大学被视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关键动力。他们以美国或西方的顶级研究型大学为基准,对高等教育进行战略投资,希望通过优先资助理工类研究项目的方式,创建自己的世界一流大学。


在亚洲高校中,中国大学的世界排名上升幅度最大。 “211”和“985”计划带来的多项举措促成了这一增长。研究显示,从 1995 年到 2011 年,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其他相关机构向所有“211工程”大学提供了超过 60 亿美元的资金支持。“985”大学得到的资助更高,1999 年到 2015 年获得的资助金额约为 147 亿美元。所有这些经费几乎集中投入在了理工科,令相关学术论文的数量增长了 94% 。截至 2012 年,中国大学在工程领域的论文被引量占全球论文被引量的 18.6%,这和 1996 年的 2% 相比是一个不可思议的飞跃。


image.png

图片来源:uschamberfoundation.org


韩国采取的是与中国类似的策略。与 2003 年相比,2013 年韩国进入世界大学 500 强的高校中新增加了 3 所。为了提高本国学校的竞争力,韩国在精选大学项目、研究生津贴和奖学金以及改善研究基础设施方面投资了 12 亿美元。2012 年,韩国高校的论文引用量占世界总引用量的 2.2%,是 1996 年的四倍。


在中国和韩国大学崛起的同时,日本的大学在 ARWU 和 QS 500 强排名中的数量却持续下降。在过去的二十年,日本从向大学的支持转向了对特定研究项目的资助,这一方法的成功使其成为东亚国家高等教育领域的初代领跑者。但是,近几年获得政府支持的日本大学的世界排名几乎没有提高,论文引用率也有所下降。


和亚洲高校有上有下的情况不同,美国虽然有几所学校从前 500 名的榜单上掉了下来,但依然在大学榜单的前 100 和 500 名中占有显著优势。与关注排名、研究成果和研究生教育的东亚国家不同,美国的政策是优先考虑本科教育,将重点放在毕业率、留校率和就业安置上。


Lee 认为,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可能归因于其提升大学排名的战略;日本和韩国则将资金集中在一些特定的研究项目上。日本的“退步”,可能是其已经成熟的高等教育体系和较弱的财政激励的限制。


image.png

中国,日本,韩国和美国之间在艺术与人文,工程,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引文趋势(占世界百分比)。来源:论文。


钱花的值吗?


虽然中国和韩国大学的排名开始快速增长,但其进步仅限于进入前 500 或前 200,始终无法跻身 100 强之列。这使得韩国和中国可能会落入标杆管理的陷阱,如果二者不能从“赶超”模式演变为引领创新的“先行者”战略,就会陷入和日本一样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窘境。


从 2009 年到 2014 年,日本大学在世界一流大学排名 500 强中的席位减少了 15 个,此外 2001 到 2011 年间其工程类论文引用率也下降了 3%。日本大学排名的下降表明亚洲这种大力投入理工科建设和研究的大学发展模式虽然能够在追赶的早期阶段表现得更好,但对于要求创新和领导力的高级阶段可能不起作用。


研究指出,进入 ARWU 和 QS 的世界 500 强榜单的中国大学,全部都是专注于理工科的高校,比之下,排名前 100 的美国大学在理工科、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之间保持了更大的资金平衡。


或许将理工类学科建设放在优先级较高的位置、提供更好的激励措施有助于建立竞争优势,但 Lee 和同事们发现,这种“亚洲模式”的实施和进入国际一流大学排名之间并没有相关性。


研究者认为,造成这种不平衡的一个根本原因可能是语言障碍和偏见,这些障碍和偏见限制了不使用英语的人士对国际学术网络和期刊的访问。


image.png

图片来源:timeshighereducation.com


与其追赶不如独特


试图以美国高校为榜样的东亚国家,一直以来都在以“亚洲大学如何才能变得更像美国大学?”这一标准来指导本土高校的发展。尽管基准化策略帮助他们迅速实现了大学的现代化并促进了经济发展,但以绩效和排名为导向的政策不仅阻碍了其进一步的发展,还破坏了真正的进步和创新。


Jaekyung Lee 说:“亚洲国家应该把世界一流大学发展的问题重新定义为‘我们应该如何与美国区分开来?’”当每个国家都在追求更全面、更有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时,这种战略差异更有可能创造双赢的结果。那么,现在的挑战与其说是追赶老牌的一流高校,不如说是尝试区别于它们。”


对此,他给出的建议是建立“旗舰大学(flagship university)”,与由全球大学排名确定的“世界一流大学(world-class university)”区别开来,以增加大学对本国国情和当地需求的影响。


“旗舰大学”是一个更加兼容的理念——它同时适用于公立院校和一些私立院校;它可以取代或补充,甚至改变政府部门和大学在追逐社会地位与影响力时的观念、行为和目标。当然,它也没有忽视将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科研产出这一国际标准之上。但是,“旗舰大学”以服务国家和地区为本,且这种模式的特征与责任不会使大学陷入排名困境。


该研究认为,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应该把重点放在怎样支持和建设几所拥有以下目标的旗舰大学:


· 它们一般是强调为地区和国家服务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不排除理工科占绝对优势地位的大学,但后者契合旗舰大学模式的能力有限。

· 招生选择性程度很高,但广泛覆盖一个国家各社会经济阶层和民族(种族)人口,同时招收优秀的国际学生。

· 所有学科都以某种形式广泛参与区域/国家经济发展和公众服务。

· 不仅为他们所服务的本地区与国家培养和输送卓越领袖,而且也加强与更广泛的国际世界的交流。

· 院校享有充分自治和充足的公众资助,从而保证其成为知识生产和观点创新的领导者而不是追随者。

· 着重建立“基于证据的管理内部文化”,逐步建设院校自我改进的质量保障系统。这些都不是仅靠政府政策和指令能实现的。


以美国为例,每个州都有一所或多所“旗舰”公立大学,它们往往是研究水平最高、博士课程最多的地级大学。旗舰大学往往与当地的地理和代表文化联系在一起,这促使地方大学也可能在某些领域发挥战略优势。此外,更多的区域间研究合作都有助于产生双赢的结果。


研究者最后还指出,当前的大学排名体系应该改革,将重点放在各个子领域的得分上而不是整体排名上,这也将有助于改变以超越世界一流大学为主导的标准,消除“一刀切”的神话排名。这一改变还将帮助大学发展独立的学术文化和内部问责制,以实现自我完善。


论文信息:

Lee, J., Liu, K. & Wu, Y. Does the Asian catch-up model of world-class universities work? Revisiting the zero-sum game of global university rankings and government policies. Educ Res Policy Prac (2020). https://doi.org/10.1007/s10671-020-09261-x